秒 星期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文学信息 | 文艺动态 | 文艺批评 | 新书推荐 | 作家专栏 | 文艺家在线 | 箫台杂志 | 小说 | 诗歌 | 散文 | 书画在线 | 近期推荐 | 论坛
作家专栏
郑亚洪

◎作家简介

     郑亚洪,70年代出生。90年代开始写作。在《人民文学》、《青年文学》、《美文》、《江南》等杂志上发表作品若干。1999年写音乐散文,在《江南》上开辟音乐随笔专栏。有散文《蓝色片语》获首届老舍散文奖。著有古典音乐随笔集《天鹅斯万德午后》、《音乐为什么》。“在文学和音乐之间试图寻找一种相遇的可能”。

 

我已经找不到回村的路了

     我已经找不到回村的路了。从阿叔家出来,东去的大路上布满了村工厂,简易的砖瓦结构,轰隆隆的机器加工声音盖过了田野的自然声音,几个穿蓝布衣的女工在昏暗的车间里做工,车间里堆满了成品半成品货物,产品从村工厂里生产出来运输到全国各地,我的小村现在成为全球加工企业之一。乡间的风来得凶猛,撕开你的衣服往里钻,我竖起衣领,阻挡刺骨的寒风,前面的方向应该是从前念的小学,我尽力辨认着四周的房屋,村里没有路牌,过去相识的房子拆的拆新建的新建,好不容易认出小学大致的地点,眼前是一座大祠,悬得挺高的匾额上书“横渎郑氏宗祠”,从门槛跨过,祠堂非常庞大,正门一个大台,台有几尺高,十几张条凳摆在台前,两旁造有房舍,靠门的一座前一个妇女正在收拾衣服,她的脸画成花旦的模样,这使我吃了一惊,我没有打算在这个地方遇见她们,她们生活在这里?刚刚演出完村里的戏来不及卸妆?在房舍的楼台上走着另一个一模一样的花旦,也没有卸妆,她在离我两米高的地方,而我贸然闯入不免几分尴尬,我假装观光客的身份放眼去看门联上的书法。这是下午小村给我最惊魅的感觉,我原本寻找过去的小学,没有找到,却看到了两个花旦,她们从另个毫不相干的世界跑出来,用单薄的身体交换着祠堂的冷和热。退出祠堂,继续往东到村口,这条路我来得最熟,从前是一条宽不过单米的小路,两旁一律旧的房舍,一个球场般大的晒谷场是小孩玩乐的场所,现在小洋房代替了老式砖瓦房,晒谷场也是被各式高大建筑所充塞,它们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一个劲儿地往大路上挤,把这张丑脸蛋端到你面前。村里居住的大多是外地人,安徽的河北的江西的福建的,他们租不起柳市乐清的房屋,小村自然成为他们首选的地方,有的举家搬迁过来,白天在柳市大厂里做工,晚上蜗居在小村,妇人干脆在村里做起了小本生意,卖红薯大米卖猪肉白菜甘蔗红桔,你在村子里很难听到柳市话了,多的是来自各省的方言。村里年轻一代大多在外做生意,一年难得看到他们一回,到过年的时候,回村的人才多起来,在家里大摆酒肆,搓麻将赌博,饮酒啖肉和麻将海胡的声音使得小村升腾起来,春节过完,最迟到惊蛰和春分,小村重回到外地人的天下。我在原本开始下去的半途回撤,只想看看那条“大沿河”,大沿河是我一篇小说里的称呼,我们叫它门前河,开了门就见到一条大河,宽且深,从细文刻纸之乡四板桥一直通到柳市,河埠头、大榕树、未插秧苗的水田、停靠河岸的小舢板,我明知道看不见它们了,我只看见我站在发黑发臭的河岸边,一条可以行驶汽车的水泥路截断了原先榕树植下去的根系,影子离去,我知道,我将送走阿婶,不歌唱,也不哭泣,像今晚的月亮待在天空里。
2008-12-6 20:56pm
[符合XHTML规范,内容为纯文本或UBB(UBB解释文件版本:2006-5-23)]
发布日期:2009-3-28
 
浙江省乐清市文联 ©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乐清市点石传媒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24789号
网址:http://www.yqw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