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 星期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文学信息 | 文艺动态 | 文艺批评 | 新书推荐 | 作家专栏 | 文艺家在线 | 箫台杂志 | 小说 | 诗歌 | 散文 | 书画在线 | 近期推荐 | 论坛
作家专栏
陈鱼观

 

作家简介

     陈鱼观,70年代生,世居乐清,在普通机关谋生,本世纪初开始写诗,有作品散见官刊、民刊,并编入一些合集,现任著名民刊《陌生诗刊》副主编,《有巢诗刊》主编。

 

行走的岁月(组诗)


◎黄坦硐纪行

黄坦硐习惯把山顶看作天,
不过是三百米的天,要想找到她的踪迹
只能化身为陀螺,以旋转的方式
一圈圈地从天而降。它的距离
与我不到两刻钟,与海却隔了一万年。

听说黄坦硐已有五百岁的高龄,
除了剥落的额头,腰还能紧紧地贴住墙壁。
被风剜挑的眼睛,洞开隐秘
飘忽着昔日的香火。房子们都掉了牙,
老人挤在硐口等孩子回家。

那些被宠坏的水,或称之为龙,
缠在黄坦硐狭长的手臂上,泠泠地行走。
没人知道她的来历,一直向下
眷念着淳熟的母语,等待春天弥散,
在石门处,寻得记忆的桃源。

穿过繁茂的竹林,黄坦硐豁然开朗。
在脉脉的余晖间,酹一把疲惫
翻阅着满山的静穆。我心路似波,山路如纹,
层层波纹,载着你的嘱托盘旋而上,
向山外荡漾,向天外荡漾……

◎杨八洞纪行

◆那里的神仙

庙里的、洞里的、溪水里的神仙
草上的、树上的、石头上的神仙
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满山遍野的神仙
攒动的神头,不问世事已多年
个个吞云吐雾,打着呵欠

◆带色的午餐

紫山药、白萝卜、绿豆芽、黄瓜菜
各种颜色风云际会
朝着洞开的喉咙,邀功争宠
然后红红的酒浆也加进这个队伍
看不见他们搅拌一起的样子
只是我的脸,瞬息万变,异彩纷呈

◆小何的寿面

这样的礼物适合在冬天分享
修长、柔韧,富有弹性
当我从水里捞起,几乎可以越过头顶
一双筷子的姿势已经纠缠不清
何况这一座,还有一个女人

◆玄居士的手

玄居士的手是拿画笔的
偶尔也会拿起粉笔,涂写别人的灵魂
而她自己的灵魂,却锁在
一个被遗弃的斗室里。所有的使命
只是覆盖诗人们留下的脚印

◎大陈岛纪行

◆船渡

东行!一再的东行……
除了眼睛间的交织,所有的人
不再讨论时间和距离;
不再打探百年修得的前尘;
一如静默的东行——
不断地东行,等侯下一个百年
陪我一起津航的缘分。

◆浪碑

爬高,向着所能想象的更高,
用坚决的标点,在岩石
在高高的天上,刻进自然的力;
刻进海的魂,刻进我的敬。
有些日子必须铭记:
比如1997年的那次台风。

◆甲午岩

应与战争无关,也与时间无关,
她是海的坐标,海的图腾!
而此时,我只能节制一切抒情,
还原她的真。所谓名称
只是一个象形词汇,出海的人
若没有记性,就不知所从。

◆上陈

我们似乎有着相同的姓氏!
说起肤色,说起个性,
横陈的故事,总是映射传奇。
我知道祖先们曾来过这里,
打水、砍柴,种下稻菽!
我终于重蹈足迹,一天的行程
除了看海,了无新意。

◎显圣门纪行

◆米酒

农庄有酒,没有标牌的酒
谁也不曾打探其来历
更没有人知道它心中包藏着哪些元素
甲苯、二垩因、三聚氰胺……
这些天下大事,都与它无关
所谓名牌,一个个的死去
它却躲在锡壶中,摇着午后的阳光
火一样的铺开,淹没了昨天

◆牌楼

会魁、方伯、尚书、世进士……
我还是禁不住要罗列曾经的荣光
金色的文字,红色的匾额
一沓沓的辉煌,朝石板路的方向延伸
两旁的房子,躬伏在它的脚下
里面住着垂暮的老人,正用疑惑的眼光
打量着对面匆匆而过的路人
这是一个山村的下午,不知是谁
将它禁锢在历史的樊笼

◆显圣门

传说中的门,其实是两块石头
相互张望或者对峙的结果
非比寻常的意思,仅多了些开阔的姿态
至于耸立、险峻和奇崛
能够找到的,不过是千篇一律的赘述
还有门后,一如曲折的盘走
没有深刻的悬念,遗忘的圣迹
找不回记忆,溪水如秋天般平静

◎灵山纪行



我们谈论时间,谈论过程
谈论隐秘的小道,谈论干涸的溪流
谈论名词,谈论副词
谈论死去的油菜花,谈论白色的野杜鹃
我们的谈论,没有禁忌
我们的谈论,刚刚开始

我们模仿神女,模仿耸立的乳房
模仿晨曦,模仿孤独
模仿褪色的碑铭,模仿曲折的山梁
模仿芸芸众生,模仿碌碌无为
模仿不厌其烦的祷告
模仿臃肿的身体,模仿倾斜的思考
每一次模仿,都使我们重生



我们必须停留,积蓄纤弱的自信
必须化身为蛇,学会游走
必须化身为猿,学会攀越
必须化身为鹰,学会凌空
我们在草的深处安息,在岩的边锋打磨
我们看到盘旋的路,穿云而来
卷起我们,穿云而过

我们把姓氏留下,镶入错杂的树
镶入石头,镶入尘埃
阳光镶入我们撕裂的喉咙
除了呜咽的风,没有一只鸟值得信赖
我们没有力气,把一句诗
镶入一棵草,镶入低垂的天空



我们总是怀疑瞬间,怀疑阳光
怀疑路,怀疑老去的房子
怀疑被风打断的谈论,怀疑热切的询问
怀疑山的力量,怀疑水的方向
怀疑双脚,是否踩着地
怀疑禅寺钟声,还能传多远的路程

我们委身于蛇,匍匐前进
我们委身于猿,侧足而行
我们委身于鹰,俯首掠影
我们委身于山,向着更高处顶礼朝觐
我们信奉的咒语,刺破铠甲
夜色漫溯,锈满了一天的眼睛

◎太雾山纪行

◆雨前早茶

山不高,也没有峰峦跌宕
但很远,莫名的深
更有雾,突如其来的早
我所遇见的,比清明雨前还要早
苦涩的味道沉在舌根下
滋养发霉的岁月
传说中的早,刚刚出走
山外,有一脉撩人的香

◆竹林春笋

山是你的命脉
竹是你的命根
只有高人,才能找到不出头的嫩
不能让它们出来
一旦见了黑,也就只能等
被腰斩、被砍杀的宿命
少女,从山间走来
衣衫层层除下,裸露出
纯净如雪的精灵

◆何乜

自从在十年前写下:
“人生就像投篮,不中就滚落一旁”
他就开始发呆,以至于
走路时,只看天
上班时,在桌上埋头涂写
朋友说目空一切
同事说在整检举材料
更可笑的是,在医院的候诊室里
目光滞留在乳娘的胸前
想着《钟子期》和《寒武纪》
以及另外一个主题
该如何切入,该如何深入
等被啐了一口后,才猛得想起
该如何脸红,该如何逃遁

◆明月照江南

明月已照了三十多年
至今还照不到老婆
就连女朋友也照不出个影子
总是虚位以待
等候更多的女人走将来
明月已经久不写诗
一样的虚位以待
让更多的感情在心里面发芽
明月长夜不眠
不加节制地与月亮说话
阳光从窗外穿过

◆风在先

风在先是太雾山产的
敦厚,富有韧性
这个品牌,即使走遍全世界
也是当当作响
风在先也不用到处走
他相信这座山
如同相信灵感会从石头缝中
源源不断地流走
他要住下来,舌绽莲花
气吞锦绣,向山的
更高处攀升

作者:yqwl 发布日期:2009-3-28
 
浙江省乐清市文联 ©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乐清市点石传媒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24789号
网址:http://www.yqwl.com